23老金光佛网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查看: 46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“炒鞋”狂欢背后:风雨欲来,韭菜当割

[复制链接]

251

主题

251

帖子

77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77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7?天前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在一个名为“一起炒鞋吧”的群里,有一个新人晒出自己脚穿AJ1扣碎橙的图片。群里一片哗然,接着是一片声讨——“这么贵的鞋你竟然穿在脚上?”

  这个交流群,加进了金融、币圈、球鞋店主等各个领域的人,他们的共同话题是“炒鞋”。

  “今晚炒什么?”成了日常的问候语。一波人在问东问西,试图快速熟悉这一块新兴市场。

  “Yeezy 350,1万起卖,附送比特币赚钱秘籍,增值性很大。“一位币圈人晒出刚到手的战利品。

  有人在得不到回应时,甚至直接抛出比特币余额,“我拿100个比特币出来(炒鞋)够不够?”

  “如果不懂球鞋,贸然进入这个圈子,不管之前在币圈多么顺,最后也会成为韭菜。”球鞋大V卡卡告诉锌财经。

  2019年,窄众的球鞋圈子突然变成了一场资本狂欢。“就像是和一群股民坐在交易所看K线图,每天这K线都在上涨,刚开始很多人可能保持冷静,但很快入局的人会越来越多。”卡卡提到。

  球鞋市场的门槛降低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黄牛。曾经Sneaker(球鞋收藏爱好)文化的拥趸变成了逐利的投机者,为了抢一双限量款,在排队中建立起患难情谊已经不在,更多新入局的炒鞋者只会充好钱包,盯着K线,静待出手。

  8月20日前后,全平台球鞋都出现价格大幅上涨,一款发售量大,并不热门的NIKE SB DUNK紫龙虾价格飙升到8000元+,很多业内人士看不下去,纷纷发声声讨恶性炒鞋,但背后但始作俑者却无从查起。鞋狗、黄牛、球鞋电商和各个圈子的新入局者一起,都可能成为市场的搅局者。

  关于球鞋的故事还在继续,“一双球鞋几经转手,价格越来越高,但最终都未穿在脚上,这不正常”,球鞋大V Zettaranc(又名Z哥)对锌财经感叹,“鞋市要崩,早晚的事。”

  野蛮人入侵

  资深鞋狗赵兆现在淄博经营一家球鞋店,他告诉锌财经店铺每个月的流水能达到40-50万元。

  很多人会来找他咨询炒鞋的事情,他都会说不建议,或者是“你喜欢就行”。

  赵兆有时会设置一个测验,在店面最显眼的位置放着他收藏的一双价值三十几万的球鞋,某些情况下他能够通过这个来分辨咨询的人是不是“懂鞋”的人。

  “他们进店肯定能看到那双科比的签名款(zoom kobe 1 81分落场版双签),有的人眼睛都没往那看一眼,科比都不认识这还炒什么鞋?”赵兆提到。

  球鞋的老玩家们并不反感理性地“炒鞋”。他们认为这是“以鞋养鞋”。一双球鞋的发售价已经超过千元,卖掉一双才能有足够的钱买新鞋。“这几乎是每一个球鞋玩家都经历过的事情。”球鞋爱好者韩飞表示。

  “十年前我的工资不足以支撑起我一个月买两双鞋的想法。”他说,“我就去发售现场排队抽签买鞋(以原价获得球鞋的渠道),即使它不是我喜欢的配色,如果它能转卖后多赚500元,为了我喜欢的鞋子,它就值得。”

  在毒、NICE等专业球鞋平台还没有出现,球鞋的交易还只是线下小范围的活动,球鞋的溢价也在合适的范围,很多情况下,交易的对象就是圈内的朋友。

  很多人因为球鞋相识,相约整夜排队等待球鞋发售、吃夜宵、聊天、成为好朋友。NICE球鞋平台大v维力记得,一年冬天AJ1 top3黑金发布时,“大家穿着自己喜欢的AJ球鞋过来排队,就像是女孩子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出去一起茶话会一样,现场超级酷炫。”

  现在,排队的人群中有青涩的未成年人,也有被雇来排队的大爷大妈。

  鞋子从爱好者自己买来收藏,到被商家拿来“炒”,这种变化的出现,韩飞认为是源于知名歌手、球鞋设计师侃爷(Kanye Omari West)离开Nike,开始与阿迪达斯合作。

  “这是一个分界点,侃爷与Nike的取消合作后,原本Nike红椰子就因为限量,价格被抬高从一万二,接着马上高位跳到了二万五。”单款球鞋的暴利让很多人看到了资本操作球鞋的机会。

  不同玩家涌入到这个圈子里面,也将球鞋的价格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  “对于真正玩家来说,最大的敌人就是黄牛。”这是韩飞和赵兆的共识。对于鞋的争抢越来越激烈,个人和黄牛、黄牛和黄牛之间冲突的次数更多了。“原本是一个很好的环境,大家都可以拿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哪怕是抬价也不会抬那么厉害,现在被黄牛炒作到这个地步。”韩飞说。

  因为黄牛干扰市场,球鞋圈一度纷争不断。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地,因为球鞋抽签排队、黄牛无视规则拿鞋常常爆发冲突。

  韩飞遇到过这种事,他和朋友在一次球鞋抽签现场遇到黄牛。韩飞排队到Nike店门口,店员说鞋子不发,因为全部卖掉了,他发现有黄牛来拿货,上去质问他们,“当时有七八个黄牛,差点干起来了。”韩飞回忆道。最后这次发售重新抽签,但是一大部分鞋仍然被黄牛给拿走了。

  随着线下排队抽鞋变得愈加困难,大部分球鞋玩家选择在淘宝购买球鞋。淘宝上球鞋价格的相对透明,因为球鞋店铺之间的竞争,买鞋更加便捷,将原本在线下的球鞋市场转移到了淘宝。

  然而,炒鞋资金团和工作室加入了这场线上球鞋争夺战。已经在某球鞋平台上拥有十几万粉丝的卡卡,回忆起第一次看到工作室出手的时候仍然瞠目结舌。

  “2017年的夏天有一双补货发售的YEEZY 350 v2斑马,发布后突然出现了一群人,把各大淘宝店的38.5码全部买下来,导致全平台都没有库存了,所有的淘宝店都在求货。”卡卡说。

  这是他经历的第一次因为垄断造成鞋子的价格起飞。

  很快他发现,垄断价格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  “就拿前两周被炒得最疯狂的一双鞋——AJ5冰蓝,市场总流通量大概在七千双左右,除去上脚和个人收藏,大概还有四到五千双,当时一双价格大概在1万左右,五千双×1万,五千万。球鞋还有码数之分,如果将某几个码数买断,市场会判断该鞋很受欢迎,球鞋的价格会暴涨,小几千万就可以操控价格。”卡卡解释。

  一个价格纪录

  打造爆款是Nike的惯用伎俩。此前,Nike Air Mag依靠《回到未来2》电影、慈善拍卖会、自动系鞋科技、全球13双限量的四重宣传下,在香港以81万人民币的天价成交。

  Z哥认为,目前中国国内已经是全球球鞋价格最高的市场,这意味着虽然耐克等公司在利用限量版提高价格,更多的因素是还人为的炒作和控制。

  最初,鞋贩们的做法相对简单,通过直接在门店抢购、多人抽号,或者海外购买等方式获得更多限量款,再回国抬价销售。

  “像反勾鞋。市场热度高,大众喜爱程度高,货量相对比较小,价格很容易抬上去。很多人会盯着这种鞋,即使只买十几双鞋,都会影响价格。”卡卡告诉锌财经。

  8月底,球鞋爱好者范进和朋友刘原定下了一个赌约。在近10双热门球鞋种,选择了一双联名限量款AJ 1 Retro high Off-White Chicago The Ten 1.0,如果这双鞋的黄金码(42.5码)的价格,能够在一周内超过7万,范进能够赢得刘原手中的一双高帮倒钩和一双丝绸黑脚趾。

  而如果价格在一周之内没能超过7万,其朋友可以拿到范进手上的AJ 1 Retro high Off-White Chicago The Ten 1.0。“看吧,刘原输定了,太保守了。”他们的一位共同朋友说道。

  这个赌约刚刚赌下三天,这双联名的AJ1就完成了从一万五千元到七万元的跳跃。

  “你能想象得到什么东西可以一天涨两万吗?这还只是一双鞋!”刘原很懊恼,他入手的高帮倒钩涨到了两万元,丝绸黑脚趾也涨到了一万五。然而还没捂热就易手到范进手里,“痛苦啊,即使是朋友也不可原谅。”刘原半开玩笑地说。

  拿到如此好的标的,范进也很激动,这双芝加哥是他在伦敦抽签获得购买资格,原价150磅购入,并且赠送了一双限量版的ow袜子。这样算下来,范进现在因为这双鞋子,至少获利超过六万九千元。

  “我知道这双鞋会涨,但是没想到涨得这么快。”范进笑着说,“我很喜欢这双鞋,原本是打算先收藏,等有配得上它的衣服再自己上脚,但如果涨到9万我会立马卖掉。”

  范进和刘原都很清楚,他们爱鞋,但是这份爱是有价格的,范进对于这双鞋的爱,标价为9万元。

  如此大幅的价格变化下,鞋市主流已经从“倒鞋”变成“炒鞋”。

  炒鞋圈里流传着很多故事,有人辍学去排队买鞋,有人在校园里借小额贷款囤鞋炒鞋,有人靠炒鞋在上海买了一套房。越来越高的价格,都在告诉他们,要“冲冲冲”。

  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平台

  球鞋电商是搅动二手球鞋买卖市场的关键角色。

  2018年开始,诸多球鞋电商相继入局或者从综合类电商转型,包括毒APP、NICE、有货、斗牛等,吸引了诸多球迷爱好者,也降低了球鞋交易的门槛。

  2019年初,毒APP获得知名VC DST的A+轮融资,投后估值高达10亿美元,一跃成为独角兽。这也让资本看到了球鞋圈的威力。

  平台的出现一方面规范了在线下和淘宝上乱象频发的市场秩序,提供了较为公正的环境;另一方面,其提供的鉴定、分享等环节,也解决了粉丝们的痛点。

  毒APP脱颖而出就是因为完善的鉴定体系。它最早推出"先鉴别,再发货"的购物流程。

  而最初被定义为“中国版Instagram”的NICE,原是一个潮流内容平台。因为内容社区的属性而获得了不少粉丝后,2018年开始专注球鞋。

  在卡卡看来,垂直平台打破淘宝垄断,最根本的原因是对散户友好,球鞋玩家只要有一双鞋,无需资质和保证金,就可以在平台上自由买卖,出售后立即结算。而要在淘宝上做生意,至少要花费时间经营一家皇冠店,才可能获得客户。

  “前两年普通用户自己中签了,买到鞋,不知道该卖给谁,只能卖给黄牛。现在他可以拿回家,挂平台上卖掉,也可以选择放一阵升值后再卖掉。”卡卡认为平台给予了用户更大的选择空间。

  与传统电商平台相比,球鞋电商在很多细节都更贴近用户心里。比如在“毒”上,平台同时充当鉴定和担保的角色,减少双方交易的风险性,NICE负责人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有时买家下单后球鞋价格暴涨,部分淘宝卖家会选择不发货,但在NICE平台上会强制要求发货。

  球鞋淘宝店的退场并没有夹杂太多失落。很多淘宝店主提到,最近很多库存的很多型号都卖光了,“因为有很多不懂的人来买走了滞销的款。”

  但是对于球鞋电商,很多老鞋狗们都抱有怀疑态度,一方面是质疑平台出售真品的能力,另一方面是对于平台抽佣金的行为的反感。

  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,大多数关于毒和NICE等平台的帖子都在抨击假货。在此前《新京报》的一篇关于莆田高仿球鞋的稿件中,很多商家在卖鞋的同时,会出售一套印有毒APP鉴定书、防盗扣、印着毒APP标志的包装盒等物品,仅需要几元钱,就可以“唬住”大多数买家。

  “假货是一门玄学。在平台上买到假货甚至无处说理,因为你去鉴定,平台会说是真的。”Z哥提到。

  他反感包括毒在内的平台,在鉴定的同时,自己官方也做售卖,价格还高于市场价,“相当于平台不仅又做选手又做裁判,还作为中间商赚差价。”

  Z哥算了一笔涨,一双1000的鞋,给到毒App 9.5%的服务费加上寄到总部鉴定和寄给买家的邮费,前后要溢价至少150元,对买卖双方来说很不划算。

  在Z哥看来,根本原因还是供需问题。“市场上到底有多少鞋,数目是明确的。如果多了,那一定是有人卖假货。近期在微博上有人提到,球鞋Yeezy 350满天星全球限量5000双,但毒的销量显示却是卖出5658双。”

  NICE的一位市场部负责人对锌财经提到,平台面临着很大的舆论压力,一般情况下不会发声。虽然平台想让球鞋市场趋于健康,让更多人可以在平台上买到喜欢的鞋,而不是恶意炒鞋。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他们又希望热度保持和讨论度。

  “其实非常矛盾。但我们一旦发现苗头不对,价格飙升过快,还是会出来发声。”上述人士提到。

  目前,在瞬息万变的球鞋市场,平台政策的改变,很可能引发一场地震。比如,新晋球鞋平台斗牛首开了担保预售制度(球鞋未发售就可在平台上预定所需球鞋,而平台保证型号、价格、数量并且获取手续费),摆脱了常规意义的实物交易,引发了一次集中购买。同时,也有平台别出心裁,推出寄存和闪购功能,实则也是为了推动炒鞋市场,最大限度为球鞋增值。

  “炒鞋”理财

  在诸多入局的炒鞋者当中,金融圈是一支重要的力量。

  最初,“球鞋交易所”的概念起源于全世界最知名的球鞋平台StockX。与证券交易类似,他们设计了一个滚动屏幕,展示各类不同的限量版或者值得收藏的运动鞋价格波动,每次新交易后都会更新价格。

  这种模式最初没有被大多数国内的球鞋电商采纳,“我们更像是一个佛系的二手中转站。”上述NICE人士提到。

  然而随着球鞋指数飙升,许多对资本极为敏感的金融圈人士蠢蠢欲动。球鞋K线开始在各方推波助澜下成了大众话题。有“炒鞋”APP推出了行情和实时报价功能。甚至有卖鞋平台根据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“炒鞋”三大指数: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。

  球鞋甚至可以作为代币流通。9月初,数字货币交易所“55交易所”推出了潮牌通证ATO项目,为AJ1 Off-White White、AJ1 NFR Varsity Red等型号标注了代币符号与认证规则。而COINEX、BBX、ZB等均准备开通数字货币,和AJ1倒钩、yeezy、黑满天星等诸多热门球鞋进行交易。

  维力认为,很多人是把球鞋当成了一款理财产品,“确实存在暴利赚钱的可能性,很多人还说炒股炒币不如炒鞋。”

  维力提到,一些人看到新闻或者煽动性的公众号文章后,就跟着进来抢鞋,看到一些鞋开始涨价之后,开始“冲冲冲”,然后追高,把一双鞋抬得特别高之后,这双鞋的价格已经完全超越它本身的价值。

  2019年,拥有400多双收藏的Z哥发现有些球鞋的市场价格已经高到买不起,他开始抵制炒鞋,并给粉丝推荐更多小众的球鞋类型。

  Z哥认为,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市场,随便一双鞋在国内贩子手中可以炒出全球最高价。

  市场扑朔迷离,入局者“冲”的脚步也有所犹豫。

  曾经营过一家区块链媒体,炒币资深人士王铭在“炒鞋”群里喊了一周“我准备冲Sacai(Nike与日本品牌Sacai的联名款),有人一起冲吗?”,至今没人响应,他也没有出手。

  王铭在7月份看到球鞋的热度后开始筹划投资买鞋。他注册了各个平台的账号,打算一周时间研究这个圈子,再根据部分平台发布的球鞋指数来预估爆款,入手购买。

  卡卡认为要了解球鞋圈子,门槛比之前低了很多。“更多人被引导进入鞋圈,本来什么都不懂,他可以现在抽中一双鞋之后,看看平台的价格,听听别人说,在群里聊一聊,然后看看理财小文章,就会了解球鞋处在什么价位。”

  不过,王铭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表示,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  他最初的想法是先花些钱囤货,等待价格上涨抛售,但他又不想模仿传统黄牛的做法,联合多人大量买断,“计划先自己多买几双,但现在球鞋的行情变化更加复杂,很难说可以押中一款。”

  韩飞记得自己曾经被拉近一个金融炒鞋群里。一个人突然在群里炫富。“他晒手表,晒订单。又说他囤了很多鞋子。多少他就给多少。”韩飞随即问他囤的最多的款型是哪个,对方回复椰子350的纯白。”

  韩飞提到,当时正值椰子鞋全球大放货,不值钱。卖家已经没有议价能力,囤货没有意义。

  “这些人根本不懂球鞋,也活该被割韭菜。”韩飞感叹。
23老金光佛网推荐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服务大厅

23老金光佛网{www.23hy.com}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依据,请注意诈骗。

免责声明:23老金光佛网所有内容来自互联网或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客服及时删除。

23老金光佛网{www.23hy.com}是专业的微商老金光佛与微商代理加盟网站,微商代理网提供微商厂家老金光佛,男装、女装、童装、母婴等微商老金光佛,微商代理加盟首选网站。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23老金光佛网

GMT+8, 2019-9-26 02:07 , Processed in 0.08151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